十月杂志创刊四十周年系列视频访谈:莫

2018-10-11

创刊978年的《十月》,?018年整整走过了四十年。这四十年,《十月》和它的经典作家作品,共同见证、参与和建造着一个时代的文学。《十月》的四十年,某种意义上就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文学的缩影018年,《十月》联合腾讯新闻,采访杂志四十年、同时也是中国文学四十年最富代表性的作家、评论家、编辑家,包括莫言、王蒙、贾平凹、孟繁华等,共同推出“文学与改革开放同行:《十月》创刊四十周年系列视频访谈”“这四十年来,《十月》和中国很多刊物一起,共同铸就了我们文学的辉煌,他们的功劳隐藏在文学史的背后”,这一期的访谈作家莫言这样评价十月杂志:“《十月》能够在当时取得那么大的影响,在作家们和读者心中有那么高的地位,就是因为它发了一系列的优秀的,乃至是伟大的作品”。八十年代早期还在河北保定兼任图书管理员的莫言,翻来覆去揣摩的是《高山下的花环》《黑骏马》《没有纽扣的红衬衫》这些当时发表在《十月》的佳作“一部好稿子对刊物来讲,那就是它的生命”,莫言回忆了当年《十月》《人民文学》两大杂志围绕《红高粱》的抢稿趣事,并因此与《十月》结下不解之缘。不久之后,莫言中篇小说《狗道》、第一部长篇小说《天堂蒜薹之歌》、代表作《生死疲劳》等重要作品也相继发表在《十月》。对于《等待摩西》这篇杂志刊载的近期复出的新作,莫言自己看成是“生活自己写出续篇的小说”。而戏曲文学剧本《檀香刑》的发表,被莫言当成一种文学的“报恩”:“我们这一代人,尤其是我们的祖先们,我们的乡亲们,他们的文化教育,他们的道德教育,他们的传统文化教育,都是通过乡村民间戏曲来完成的。……舞台就是老百姓的课堂和学校,剧本就是老百姓的教材,演员就是他们的老师。一个作家,有责任用文学的方式,为这样一种古老的艺术形式的发展,注入一种新的力量。?标签span>编辑:yunying01我要投稿相关文章产品推荐/编辑推荐推荐企业/span>